24H
服务热线
  
  

诚信为本  · 忠于客户

咨询电话:028-87544688 18502885339

马某巨贪案
来源: | 作者:cd2018znjz0104 | 发布时间: 2019-03-01 | 297 次浏览 | 分享到:

根据报道,马在今年2月12日就被抓捕,两个星期后的2月25日就已分别被查扣人民币现金4,761,300元和528,500元,美元20捆,另有面值100元468张、面值50元的244张美元,金条1,150克及金饰件若干,此外还有银行存折和存单77张;而在此后不到一个月的3月17日下午,办案人员又发现马藏匿的人民币现金9002万元、美元现钞428,452元、金条34,250克、银条1,500克,另有未标重的金条两个和金锭五个,以及玉佛和领袖像章等物……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堪称小官巨贪标本的案件,直至当事人被抓捕9个月后的11月12日才被媒体披露。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也有秦皇岛市官员告诉记者,此案涉案数额之所以在11月中旬被公布,实在属于有关部门的无奈之举。‘有时候公布的东西越多,办案阻力和压力就越小,我只能说这么多’”。而昨日媒体的报道也提到,“一位接近检察院的人士介绍,纪委公布马涉案金额,很可能是办案受到了阻力,所以想通过社会压力来推动,‘现在秦皇岛官场很多人仍然在观望,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真的扳倒马’”。

对此,公众难免要问,上述所谓“有关部门的无奈之举”,其“无奈”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在马已经落马11个月,其劣迹已被初步掌握的情况下,人们竟“仍然在观望”?在此,人们观望的究竟是什么?

当然,11个月,对秦皇岛当地的人们来说,可能并不很长。因为马发迹横行的时间不是11个月,而是十几年。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马所为岂止是吃、拿、卡、要,而简直就是公然索贿、变相强抢。马打职工,打同事,打合资单位的官员,甚至连市里主管领导也敢打,并且打得主管领导屈尊到其“地界”将马表扬了一番……今日闻听此番描述的报道,不少人可能会不相信自己所闻。秦皇岛、北戴河虽非所谓“首善之区”,但每逢夏日,中国最高层官员几乎都会云集于此进行夏季办公,秦皇岛、北戴河因此也俨然中国的“夏季副都”。

在这样一个地方,竟然有马这种法外之人存在,这难道不是对法律的最大嘲讽吗?那么,马一介“七品芝麻官”为什么敢视国法于无物,甚至敢在当地公安机关头上“动土”,以致在抓捕人员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竟把公安人员出示的法律文件抓过撕掉?

此前曾有多篇相关调查报道都不约而同地指出,马之所以大胆张狂,就是因为他自称有一个“干爹”,并且把他与这个“干爹”的照片挂在了显要的位置上……

看来,不是马本人,而是马的这个“干爹”,确切地说是马这个“干爹”的照片令马有了超越法律底气,让秦皇岛、北戴河众多对马负有领导监督职责的官员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失去了依法办事、依纪办事的勇气。如此,这简直连“人治”都称不上,充其量可称作是人的“照片之治”。这等奇事怪事,若非多篇报道相互印证,怎么会让神志正常的人采信!

然而,这种事毕竟发生了。于是,自然而然地,人们不禁要问,马的“干爹”究竟何许人也,其照片竟比神龛还神,让众多大小官员一望便怕,且“怕屋及乌”听凭马横行?有关部门做出了“无奈之举”难道是因为马的这个“干爹”?

9个月了,有关部门有责任公开澄清马这个“干爹”的有无和真假。

延伸阅读:

 

办公室挂着和神秘“大人物”的合影

华商报报道:一位远方亲戚说,马家祖籍河北抚宁县人。由于马父少年学医后安家秦皇岛,所以马的少年和青年都是在秦皇岛长大,一直到技校毕业后的1997年进入供水总公司工作。第一份工作是烧锅炉。

该远方亲戚说大约是2012年夏天,他因事去过一趟马的办公室,马某指着墙上自己和北京某高官的合影说:“他认我做干儿子了。”当时这位亲戚很是不理解:“你马某一没文化二没专长,人家凭啥认你当干儿子?”

但后来有好几次,马某当着许多人的面夸口,说某某事包在我身上,我随后给某某打电话。而他说的某某不是秦皇岛的官员就是河北省的官员。

秦皇岛市城管局的一位部门负责人向华商报记者回忆说,2013年春节后的一次饭局上,因为喝了几杯酒的缘故,马某同一领导模样的男子吵了起来。结果马直接把酒杯往地上一摔说:“你信不信我让你和某某某明天都一起完蛋?”他口中的某某某为秦皇岛市的一位副职。

对于马某自称自己很有背景,当地老干部洪先生表示可信度极高。他的理由是北戴河每年夏天都会有许多级别很高的官员来这里疗养,按照马某的精明和钻营,结交几个“大人物”不是什么问题。

马某母亲的新闻发布会

新京报报道:11月13日晚上,马某母亲张某在秦皇岛举行“新闻发布会”。张某称,马某被查,系其与现任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马壮不睦被报复:“我儿子听说马壮贪污了100万,准备去举报,结果还没举报,就被马壮报复了。”前日,记者就马某案件致电秦皇岛城管局,城管局宣传科回复说,他们不了解这个案件,请记者去检察院询问。记者询问是否能联络到城管局局长马壮回应,宣传科工作人员说局长不在,不方便透露其联系方式。

马母称1.2亿元及黄金房产都是老伴做生意挣来的

对于家里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的情况,张某称,家里的确有上亿现金、很多黄金和60多套房产,但这些巨额财产是从自己已故老伴名下的房子中搜出,而非儿子马某家。张某一再强调,家里有如此巨额财产,马某并不知道,更不是马某“拿回来的”。

张某丈夫叫马*,2012年去世时73岁。张某称钱都是丈夫赚的,那些箱子里没有一分钱来自马某张某说,马*曾在几家单位做医生,但赚钱是靠自己本事,他眼光很准,“倒腾房子很多年了,多少套房子我都数不清。”张某说。很多农家院子是多年前以几百元的低价购进,后来因拆迁等原因都获得高额回报。“我老头啥都倒腾,房子、缝纫机、自行车,还帮人要账,还入股了一个矿。”张某说,那个位于唐山的矿后来出手时卖了6000万元。她说因为原来合作的老板早已去世,她也无法证明这个矿的情况,马*不让她过问外面的事,她只管家里,管把钱放好。

当记者询问,是否有相关证据时,张某称,“在老伴去世时烧掉了。”张某目前无法拿出证据佐证以上说法。马母张某某告诉记者,现金是码整齐放进装水果的箱子里的,装满箱后就用胶布封存,外面包裹上牛皮纸,共有40多箱,还有几个书包装着金条、银条。“有的钱常年没有动,都发霉长毛了。”

记者询问,既然如其所述是老伴做生意的合法所得,为何不存放在银行?张某称,因为“老伴儿觉得去银行取钱麻烦,放在家里可以随用随拿”,老伴在世时,经常投资或借出去,这样利息比银行高。张某甚至表示,家里如此多巨额财产,儿子马、马某某都不知道

经典案例